注册 登录
查看: 85212|回复: 1

耄耋老人胡忠仪“用有生之年,让日本人认罪、让日本人还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7-10 13: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耄耋老人胡忠仪“用有生之年,让日本人认罪、让日本人还债”       -----------重庆大轰炸民间对日索赔
    家住四川省资阳市的胡忠仪老人,今年以八十岁高龄但却耳不聋、眼不花、身体硬朗,常年坚持订阅、收集、阅看各类报纸、刊物以成为老人家的日常习惯。还有几天就是胡忠仪老人的八十大寿了,儿子,儿媳,孙子都在为老人家的大寿尽心操办着,可老人家并没有在意自己的大寿如何去过,而是有一件事一直让他放心不下,不是他多年来一直精心伺候的老伴,也不是孙子的学业,而是这位耄耋老人手中几页泛黄的纸,就是这几页泛黄的纸上深深铭记了中国抗日战争期间,日本人对他的父辈,对中国人民犯下的血债。 IMG.jpg IMG_0001.jpg IMG_0002.jpg IMG_0003.jpg IMG_0004.jpg
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msohtml1/04/clip_image002.jpg
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msohtml1/04/clip_image004.jpg
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msohtml1/04/clip_image006.jpg
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msohtml1/04/clip_image008.jpg
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msohtml1/04/clip_image010.jpg
中国抗日战争期间,由1938年2月18日起至1943年8月23日,日本对战时中国陪都重庆进行了长达5年半的战略轰炸。据不完全统计,在5年间日本对重庆进行轰炸218次,出动9000多架次的飞机,投弹11500枚以上。
重庆大轰炸的死者达10000人以上,超过17600幢房屋被毁,市区大部份繁华地区被破坏。这是继德国在1937年4月西班牙内战中对格尔尼卡(Guernica)平民实施轰炸之后,历史上最先实行的战略轰炸。
2012年9月10日,重庆大轰炸15名受害者或其遗属正式起诉日本政府。
2015年2月25日,东京地方法院宣判重庆大轰炸民间索赔案一审结果,188名原告败诉。
八一九大轰炸
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msohtml1/04/clip_image012.gif参战飞机1940年5月,日本大本营发动《101号作战》,由陆、海军同时对中国后方轰炸。陆军主要以山西运城为基地,海军主要基地为汉口。轰炸重庆的日机超过2,000架次。8月19日的轰炸尤为惨烈,日本海军投入超过140架轰炸机,重庆2000多户民居被毁。到1940年为止,日军对重庆投掷了4333吨炸弹。
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msohtml1/04/clip_image014.gif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msohtml1/04/clip_image016.jpg
重庆大轰炸被认为是与南京大屠杀同等性质的事件。据不完全统计,日机空袭重庆共达218次,出动飞机9513架次,投弹21593枚,炸死市民11889人、炸伤14100人,炸毁房屋3万多幢,30所大中学校曾被轰炸。
为摧毁抗战陪都重庆,日本策划并发动了多次以重庆为主要目标的战略轰炸行动,“101作战”是其中规模最大的一次,日军出动的军事打击力量之多,空袭之残酷、野蛮、猛烈,在历次战略轰炸中居首。“101作战”中,日机采取了全方位、无差别、连续的地毯式的轰炸战术,对重庆市区反复轰炸,造成了极其惨重的损失。
1939年4月底重庆的浓雾渐渐消失之后,重庆也就失去了其天然的保护屏障。日本帝国主义趁此机会制定了“五月攻势”作战计划,决定集中力量,对重庆进行猛烈空袭。其中,尤以5月3日、4日的轰炸最为惨烈,总计炸死市民3991人,炸伤市民2287人,炸毁房屋4871间,市民财产损失更是不计其数。因国民党政府迁都而一度繁华的重庆市区顿成断垣残壁,战时首都重庆遭受了其有史以来前所未有的大浩劫,日本飞机也创造了其有史以来空中大屠杀的黑暗纪录。“五三”、“五四”大轰炸不仅给重庆造成的损失难以计数,给重庆市民心灵的创伤更是难以弥合。
受害诉讼
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msohtml1/04/clip_image018.jpg“重庆大轰炸”受害者东京游行2012年3月21日,在日本东京日比谷公园,“重庆大轰炸”诉讼案中国原告王西福与 日本律师及友人举行游行。[5]希望日本政府向受害者谢罪和赔偿,还一个公道。
2012年9月10日,重庆大轰炸15名受害者正式向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提交了诉状,而被告为日本政府,“首次本土起诉”正式进入司法程序。这是多年来中国民间对日本进行诉讼,要求索赔。此前,重庆大轰炸受害者于2006年至2009年期间,在日本东京地方裁判所提出过诉讼。
15名受害者聚集在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门前,他们手举“强烈要求中国法院依法受理重庆大轰炸受害者对日民间索赔”字样的横幅,并高呼“要求日本政府谢罪赔偿”等口号。最后他们跟随代理律师进入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立案大厅,向法院工作人员提交了诉状。重庆大轰炸民间对日索赔团首席律师林刚称,提交起诉状是本案进入司法程序的第一步。按照法律规定,法院一般会在接受起诉状后的7个工作日内回复是否受理此案。此案能否被受理的关键是日本能否获得“主权豁免”。此前,中国社科院、中国政法大学、北京大学等机构的多名国际法专家通过反复论证认为,日军实行的重庆大轰炸不区分军事、民用目标,属于无差别轰炸,这种行为严重损害基本人权,是极其严重的战争犯罪,因此不应享受主权豁免。
2015年2月25日,重庆大轰炸民间索赔案一审结果在东京地方法院宣判。法庭宣布188名原告败诉并驳回其诉状,诉讼费用由原告方承担。原告粟远奎、危昭平认为判决不公,表示将继续上诉,直至日本政府道歉并赔偿。
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msohtml1/04/clip_image019.jpg
“去年年末,上诉理由书已经递交给东京高等法院了,2016年3月份,二审将第一次开庭。”重庆大轰炸受害者民间对日索赔案日本律师一濑敬一郎告诉中新网记者,目前上诉工作准备就绪,他将尽最大努力帮助原告团上诉,直到日本政府做出道歉赔偿。
一濑称,关于证据材料,在一审的时候已经非常充分了,二审主要是从法律的角度,“我们律师团在法庭审理时要进行答辩,我们也请了一些日本的专家,准备在法庭跟日本法官进行答辩”。
对于日本律师万里迢迢远赴重庆声援大轰炸幸存者和遇难者亲属,重庆大轰炸民间对日索赔案原告团团长粟远奎表示,这给原告团上诉带来极大的鼓舞和信心。
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msohtml1/04/clip_image020.jpg
重庆大轰炸民间对日索赔案日本律师和大轰炸幸存者为遇难者鞠躬。陈超摄
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msohtml1/04/clip_image021.jpg
1月1日,重庆大轰炸民间对日索赔案日本律师团团长田代博之和律师一濑敬一郎赴重庆,声援重庆大轰炸民间对日索赔案原告团并介绍索赔案上诉情况。在重庆大轰炸“六五”隧道惨案旧址前,日本律师团的田代博之和一濑敬一郎律师向重庆大轰炸遇难者三鞠躬并敬献花圈。据悉,2016年3月份,东京高等裁判所将对重庆大轰炸民间对日索赔案二审开庭审理。图为重庆大轰炸民间对日索赔案日本律师为大轰炸遇难者送花圈。
  不管是老一辈,还是新一辈人对日的侵华战争民间赔偿不只是民间的事,日本侵华战争遗留问题与民间索赔是个复杂棘手的问题。它既是历史问题,又是现实问题;既是史学问题,又是政治问题;既有经济问题,又有道义问题;既是中国大陆的问题,又包括台湾当局、香港特区的问题;既是政府的问题,又是民间的问题;既是中日两国的问题,又是一个国际性的问题。它涉及到中日两国政治、军事、经济、外交、法律和社会各方面,也涉及到日本的侵华战争的罪行和责任。因此,要解决这个问题,就要调动各方面的力量。不仅需要史学界、法律界、理论界共同努力,也需要政府有关部门和全国人民的支持;不仅需要中国大陆的努力,也需要台湾、港澳和海外华侨的努力;不仅要收集、整理研究有关资料,提出准确的事实和数据,而且要依据国际公约、国际惯例,提出中日两国政府和民间都能接受的合理的解决方案。这里特别应该强调的是民间索赔应该得到政府的支持。
世界各国在解决战争遗留问题和民间受害赔偿时,多数都是有政府出面解决的。比如美国、加拿大对日本侨民的赔偿,德国、奥地利对欧美战俘劳工的赔偿,英国对本国二战战俘的补尝等,没有政府出面、没有国家领导出面是很难解决的。中国受害者,特别是两个受害最重的阶层即劳工和慰安妇,如果没有政府的关注和社会的支持,单凭他们自己的经济状况、法律知识和身体状况,根本没有可能到日本打赢官司。
应该说对战争遗留问题和民间赔偿,中国政府的态度是明确的。1992年4月1日,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在访问日本前,就中日关系问题回答记者提问时说:日本军国主义发动的侵华战争给中国人民造成了巨大的损害,对于一些战争遗留的问题,我们历来主张应该本着实事求是、严肃对待的原则,通过相互协商使这些问题合情合理地妥善解决。这样有利于我们两国的友好合作,共同发展和增进两国人民的友谊。(5)1996年9月3日,江泽民主席接受法国《费加罗报》社论委员会主席佩雷菲特采访时,又谈到日本国内不时出现一些公然篡改历史、美化侵略的事情,特别是最近以来,一些内阁成员竟然络绎不绝地参拜靖国神社,为东条英机之流的亡灵招魂,一些国会议员竟然纷纷散布掩饰军国主义侵华战争罪恶事实的奇谈怪论,这表明确实有那么一股势力企图重温军国主义的旧梦。他们的言行不能不激起中国人民和亚洲人民的愤慨。日本今后究竟要走和平发展的道路,还是别的什么道路,应当引起世人的高度警惕。日本必须妥善处理好历史问题,肃清反动的历史观,才能有助于改善自已的国际形象,有利于日本同邻国建立信任关系。(6)中国外交部门的负责人也多次发表谈话,就战后遗留问题向日本方面进行交涉。1992年3月23日,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钱其琛在七届五次人大会议期间,回答记者提问时说:从甲午战争到抗日战争胜利,日本军国主义使中国遭受灾难达半个世纪之久,对于侵华战争中造成的复杂问题,日本方面应该妥善处理。(7)1995年3月,钱其琛外长在全国人大代表大会上再度明确指出:中国尽管放弃了国家赔偿,但是,并没有放弃民间赔偿。(8)1995年6月29日,外交部发言人陈健答记者问时,指出:强迫中国劳工劳动,并对他们进行奴役是日本军方在侵略中国战争中的暴行之一,我们要求日本方面本着负责的态度认真对待这一问题并合理地加以解决,包括给予必要的赔偿。(9)1996年4月10日,在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关于慰安妇问题会议上,中国政府代表团副代表张义山对日军慰安妇问题发表意见时,指出:日本政府必须面对历史和现实,他们有责任对这一问题进行切实的解决,(10)等等,总之,中国政府和领导人有关发言和论述很多,但在具体解决民间受害赔偿问题上,我觉得还是关心不够,抓的不具体。有的人认为,政府已经放弃战争赔偿了,再出面交涉民间受害赔偿,似乎不太理直气壮;有的担心民间索赔会影响引进外资、社会稳定和中日关系;有的部门对民间索赔采取不支持、不反对、不干预的政策。实际上并不可能做到真正的“三不”,这些都说明,解决日本侵华战争遗留问题和民间索赔,中国政府和人民也有一些问题需要认识。特别应提的是,我觉得这“三不”政策,不符合江泽民“三个代表”的思想。日军在侵华战争中使中国民众死伤3500万,经济损失到6000亿美元。我们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政府既然是代表广大人民群众利益的,为什么不能代表广大受害者讨还历史公道。既便是政府领导不直接出面,是否可以指定有关部门,或是红十字会等类似机构出面进行交涉。有些人担心民间索赔活动被国外反动势力利用,我们何不积极引导,利用这一力量,反击日本右翼,促进日本政府正确认识历史问题呢!总之,我觉得我们的政府应该采取积极的态度,制定一些切实可行的政策和策略。
胡忠仪老人家语重心长的说“我可能等不到日本道歉赔偿的那一天啦,可我希望我的后辈不要放弃,终究有一天会实现的!”
                                    2016年6月18日

IMG.jpg
IMG_0001.jpg
IMG_0002.jpg
IMG_0003.jpg
IMG_0004.jpg
回复
分享到:

举报

发表于 2016-7-26 10:3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真的很紧迫,却也很棘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用户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