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查看: 935|回复: 2

[纪实·人像] (原创)小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28 21: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小白
       小白是一只白色的狗,一只随处可见的中华田园犬,一只在简阳沱江边流浪的人们俗称的土狗。
       小白曾经有过短暂的主人,短暂得不超过袁世凯当皇帝的时间。2008年,也就是汶川大地震那年的夏天,在沱江边开茶馆的老板刚买了一只小狗,又不知从哪儿跑来了一只没几月大的小狗,这就是小白。俗话说猫来穷,狗来富,估计是这个说法让茶馆老板接纳了牠。不到1月,河边整修,茶馆搬迁,不知是小白不愿跟随主人到新地方,还是主人不愿意带牠走,从此,才几个月大的小白又成了无主的流浪狗。
       小白四处游荡,足迹主要在老茶馆周围1公里范围内,牠常到熟悉的江边溜达觅食。沱江边一伙常年游泳的好心人看见牠温和可爱,又孤苦伶仃,就时常给牠带一些吃的来。因为牠披一身雪白发亮的毛发,人们就叫牠小白。小白前几年没有固定的窝,到了晚上胡乱找一个地方歇息。2014年春,小白怀孕了,晚上可怜兮兮地躲藏在离江边很近的居民小区车库的一个角落里。一个家有狗狗的保安见状,用纸箱和破絮给牠建了一个临时的窝。在这个窝里,小白下了6只毛色黑白相间的幼崽。根据遗传原理,牠的男朋友是只黑狗无疑,只是在河边游泳的人都没有看到过。
       这是游泳的人们第一次知道小白当母亲,估计以前小白有过生育史,只是大家不知道罢了。小白出生低贱,不是血统高贵的洋犬,而是一只流浪的土狗,有多少人会去关注牠呢。如果这真是牠第一次生育,相当于人类40岁左右才第一次当妈妈,算是一个虽有恋爱自由但非常晚育的大龄青年。不过牠没有现在未婚大龄青年父母的焦急催促,自然也免除了过年租友回家的烦恼。
       动物的天性让小白对她的孩子呵护有加,平时非常温顺的牠对陌生人一下有了高度的戒备心,谁想接近牠的幼崽,都非常警惕,甚而发出低沉的驱赶声。只对拿来食物的友人,摇头摆尾,表示出欢迎讨好的姿态。
       我因时常外出拍照,来江边游泳断断续续,也从来没有给小白带过食物。叫牠,牠总是像没有看到我一样,爱理不理,一幅不屑的神态。而牠对罗队长的态度却有天壤之别,罗队长还远远地只在路边露出一个头,甚至还没一点踪影,听到了脚步声的小白就屁颠屁颠地迎头跑去,头尾摆动不停,欢天喜地,像少妇喜迎久别的丈夫。
       罗队长叫罗家顺,是简阳游泳协会的副主席。因为他游泳速度快,体力好,待人有礼,泳友们总爱跟在他身后去博击波澜汹涌的滩头,随他于汛期漂游到28里远的平泉。久而久之,同伴们冠以他罗队长的称谓,泳协成立后,仍旧不愿改口,依然这样亲切地称呼。
       罗队长今年62岁,一年四季都在沱江边游泳,20年多年来,天寒地暑一如既往,凡在江边游泳的人没有不认识他的。熟悉他不只是每天早晚能在江边看到他的身影,还因他搭救过近30人次的溺水人、常年清理游泳区垃圾、为大家照看衣物、教初学者游泳……总之没有任何报酬地为泳友们作了很多公益事务。前年他被大伙一致推选为市里的“身边好人”,今年又被省里评为“见义勇为模范”。
       狗是智商很高的动物,懂得趋利避害。前年,小白把住处迁徙到了江边的一棵树下,这样,离常带给牠食物的一伙游泳人更近。罗队长找来纸板、棉絮、棕垫为牠建了一个舒适的窝。深秋时,小白又怀孕了,一胎产下了4子,个个浑身雪白,像当年它们母亲的模样,略有不同的是幼崽的眼圈周围黑黑的,酷似珍贵的大熊猫,非常惹人喜爱。罗队长担心牠们冷,又用塑料布和棕垫围着树干搭了一个天棚。他和范老师、陈小妹、冰大姐等人常带来狗粮、猪肝、猪舌、鸡蛋和糕点,细心地呵护照料着小白母子。游泳的同伴都来观看,个个称赞幼崽可爱,也为罗队长等人的爱心叫好。
       小白生产后的第7天,罗队长带着食物一早来到江边,很远就听到小白在呜咽,声音凄凉,催人泪下。原来4只幼崽昨晚不知被谁偷走了,小白在哭诉,在哀嚎。泳友们听到后都围在一起,咒骂着盗贼的可恶与无耻,十分同情失去爱子的小白。小白含泪的眼里有悲伤,也有期待,牠用嘴扯着罗队长的裤腿往外拉。与小白朝夕相处的罗队长明白了牠的用意,带着小白嗅着气味去寻找牠的幼崽。
       奔波了一上午,找遍了海上花园小区、城北菜市场、南门幸福巷……最终一无所获。回来后,小白几天不吃不喝,神情痴呆,任何人招呼牠也不应答,任何人给牠好吃的也不动一嘴。我听说后也去看望,只见牠一动不动地趴在窝边,眼神异常木讷,不存任何希冀,就像一个因车祸断肢血流到麻木不再呻吟频临死亡的人。我的心也被这无声的刀片切割,心想,总有一天,我要把这个故事讲出来告诉更多的人。
       多年前观看《忠犬八公的故事》,一只叫八公的狗在主人死后每天守候在墓前的忠诚感动了我。恰好又浏览到书上一位姑娘也痴痴地对她的男友说:“我这辈子也要像八公一样忠实地爱你。”两个叠加的情节更增加了感染的分量,当时,我的眼泪稀里哗啦流个不停。
       不知道过了好多天,小白缓过气来,在罗队长和很多好心人的关爱中,小白渐渐稀释了失子的悲痛,慢慢恢复了平时的活泼。为了不让这种悲剧重演,小白的窝被罗队长搬到了泳协办公室的一个角落,一把大锁阻止了陌生人的进入。第二年,小白似要把损失弥补回来,怀孕两次,先后各产下3只小狗,满月断奶后都被他人领养,但模样都远没有被盗走的那窝可爱。
       今年5月初,小白又生下了4个小宝宝。已经9岁的小白按照人类寿命的算法应该是50余岁,但狗狗不遵照人类的法则,牠们最大的可以生育到12~13岁,也就是说到了人类70至80岁的高龄还有当母亲的可能。但9岁后再孕,不仅幼崽质量下降,也会给高龄产妇带来极大风险。或许,这是小白最后一次当母亲了。
       小白近年有了很大变化,毛色不再鲜亮,由白转黄;不再活泼乱跳,神情有点呆滞;身材也不再窈窕,发红的肚囊皮被几个硕大的奶嘴使劲地向下拉扯着,走起路来,晃晃悠悠。岁月真是把无情的雕刻刀,当年美貌如花的姑娘、帅气逼人的小伙,还有如小白一样模样可人的狗狗都经不住它的摧残,落得无处不在的畸变和沧桑划痕。
       变化更大的是小白对幼崽的态度,当年的疼爱与痛惜在牠身上荡然无存。产期中我第一次去看牠时4只小狗还没有睁眼,小白困倦地爬在泳协办公室一个角落的棉被上,不太情愿地给4只幼崽喂奶,中途竟甩开那几张贪婪的小嘴,独自去吃罗队长喂给牠的酥油甜饼。与之相处的近1个小时中,没有用舌头爱抚地舔一次自己孩子,眼神中也不含一丝母亲的疼爱。我近前拍摄牠喂奶,曾担心牠护犊攻击,谁知牠无动于衷,没有幼崽被夺的一点担忧,平静得如同育儿所的阿姨毫无表情地用奶嘴在喂养他人的婴儿。这让我想起了曾经的邻居,一个嫁给街上杀猪匠叫翠兰的村姑,她的闺女叶叶与我的女儿同年。十多年前父母离婚后无人顾及的叶叶外出当了暗娼,不久染上毒瘾,当知道了这个噩耗的翠兰给我们诉说时,伤心得捶胸顿足泪流满面。几年后偶遇再问她女儿情况,翠兰面无表情地说:“不晓得现在她是死是活?”就像在诉说别人的故事。我当时感叹岁月的魔力,它能消减生活印痕,磨蚀爱恨情仇。
       又过了十多天,我从外地采风回来,罗队长告诉我,满月后的幼崽已经有3只被他人领养。我问小白的反应,罗队长说:牠无所谓,目睹陌生人抱走牠的孩子,眼里没有失去的伤感,嘴里没有不满的哼鸣,就像拿走的是与牠无关的几根柴禾。罗队长看出了我脸上的惊讶,说小白前一窝3只小狗满月后分别被人带走时,牠的神情也是这样淡然。几天后1只小狗被不要的主人抱回来,当再钻到小白肚子下想吃奶时,竟被小白无情地推开。小狗再钻,愠怒的小白竟一腿把它掀翻,然后扬长而去。
       我不愿冷漠占据拍摄的主要画面,想收获几帧母亲喂养孩子或带着儿子散步的温情,让罗队长把小白和幼崽带到光线和环境更好的室外。谁知小白还是一副漠然的神态,只对罗队长手中的糖果感兴趣,看也不看牠的幼崽一眼。当我要被失望赶走时,那只幼崽钻到了小白坐着的身下,也摆出了它母亲一样的姿态。小白这次没有走,也没有赶幼崽走,我赶紧抢下了这一难得的温馨镜头。
       回家的路上我陷入了深思:小白如今的表现,是岁月增长的“成熟”?还是痛失爱子后的病态?是特例还是普遍现象?人类的情感与小白有何相似之处……

小白——01.jpg
小白——02.jpg
小白——03.jpg
小白——04.jpg
小白——05.jpg
小白——06.jpg
小白——07.jpg
小白——08.jpg
小白——9.jpg
小白——10.jpg
小白——11.jpg
小白——12.jpg
小白——13.jpg
小白——14.jpg
小白——15.jpg
小白——16.jpg
回复
分享到:

举报

发表于 2017-6-29 22:30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敢养这些小动物,就是怕看到生离死别
     
发表于 2017-8-16 17:59 | 显示全部楼层
标题小白让我想起了我家原来喂养的一只小狗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用户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