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查看: 6508|回复: 2

[散文随笔] 乌猫沟巫氏族人清明会散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7 16: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落桥花雨春随梦,
    灯影阑珊夜带风。
    人约黄昏江渚上,
    琵琶低语话秋桐。
    2018年4月5日上午,乌猫沟李宝沟细雨纷纷,漫山遍野的七里香竞相开放,在这个追思先人、祭奠祖上的日子里,130多名巫氏族人齐聚青山李宝沟,朝着祖先西来的方向遥拜,缅怀祖先们在李宝沟开山立足、开枝散叶的功绩,共同追思逝去的亲人。
    四川的巫氏族人多为罗俊公之后,自湖广填四川移民运动开始(康熙30年至乾隆10年),至少有139支巫姓人从广东迁往四川各地(含重庆),时间跨度竟然长达55年。
   巫氏族人挈妻携子,沿途跋涉,背负祖先的金罎(装骨殖的罐子),一路西行,由于交通不便,生活困苦,很多人在湖北湖南就病死了,能到达四川境内的人其实并不多。
    其中,有一支巫姓人家,翻山越岭自西而来,他们攀越龙泉山,走过贾家,途径高明,最终靠着罗盘的指引,在大青山深处觅得一块无人耕种的荒坡,就此停歇下来。他们在此结草为庐、垦荒囤地,采青山之石筑围墙、垡青山之木做家具,经过数年辛勤劳动,终于在蛮荒之地开拓出了一片世外桃源。
    然而,异乡人终究是异乡人,初来乍到、立足生根的艰辛也许只有祖先们才能够感同身受,深刻体会。据族谱记载,南迁而来、背井离乡的巫氏族人,不仅要与当时恶劣的自然环境做抗争,还要时常与不怀好意的土著周旋,更要提防狼虫虎豹的袭扰。
    巫姓是一个古老而高贵的姓氏,从《说文解字》中,可以看出“巫”字,就是舞动双袖翩翩而舞的巫师,在古代就是位列三公,司职治病、占卜、学识渊博的官员,其地位仅次于王侯。
    清人陈庭炜在《姓氏考略》一书中论述道:黄帝臣巫彭作医,为巫氏之始,谓之“顶天立地平阳巫”,而汉字恰巧又是中华文明流动的魂魄和脉搏,在发掘出土的甲骨文、金文中,“巫”字赫然在列,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巫姓人的发展历程就是一部浓缩的,荡气回肠的汉文明发展史。
    也许是血管里流淌着数千年文明基因的缘故,在有史可靠的巫氏族人中,总是不乏识文断字、深谙风水、懂得医术的能人。正因为如此,无论身处什么样的穷山恶水,巫氏族人都能寻找到自己安身立命的所在。
    这一支巫氏族人也不例外,初到交通闭塞的乌猫沟,他们没有何选择地势平坦的沿河两岸落脚,而是避开当地土著咄咄逼人的锋芒,上了狼虫虎豹出没,许多人都不愿意涉足的大青山。看似被逼无奈,却是一个睿智的选择,这儿流泉飞瀑,林木葳笙,道路艰险,至少有了一个相对与世无争的生存环境。在封闭的农耕时代,先人们就懂得生存下来,再图谋发展是何等的不容易!
    天下未定,蜀先定,在明末清初这个特殊的时间段,瘟疫时常威胁着人们的生命安全。乌猫沟封闭于群山之中,医疗落后,许多人患上瘟疫后,由于无法及时走出道路崎岖的山区,只能眼睁睁等死。而死后,又怕传染给其他人,只得匆匆埋于高高的山顶之上。乌猫沟人,泊居浙江的伍有长老人,在《乌猫沟记》一文中曾记述,乌猫沟境内来历不明的坟墓多为瘟疫死者的坟墓,一语揭开百年之谜。
    青山位于乌猫沟西北方向,一条直上而下的狭窄峡谷纵横20余里,谷中飞泉流淌,长满杂树乱草,这些看似一文不值的山花野草,在巫氏族人眼中却是治疗瘟疫的灵丹妙药,他们将煎熬好的草药带到山下,免费赠送给土著服用,没曾想到效果竟然奇佳。由于有了救命之恩,这一支巫氏族人与当地土著人化干戈为玉帛,从此开始了数百年的和平相处。
    这条神奇的沟,巫氏族人称之为礼宝沟,意喻为老天爷恩赐的珍贵礼物,后来,当地人礼李不分,索性称为李宝沟,在《西乡漫记》里就有礼宝沟与李宝沟相关故事的记述。
    青山之顶,有两株古老而神奇的柏树,面向南方的枝丫茂密修长,似一个人舒展双臂拥抱南方。当地人称之为李宝沟的风水树,据《巫氏族谱》记载,先祖思念南方故土,每逢月圆之夜,总会拖儿携女,爬上青山之顶,面向南方遥望故土。后来(1790年),巫氏族人就在垭口上种植两株了柏树,以作纪念。有趣的是,林业部门鉴定的树龄为220年,竟然与族谱中的记载不谋而合。
    生于斯长于斯,随着年代的久远,南方成为了巫氏族人心中回不到的故乡,除了在翻阅族谱时,偶尔滋生一些莫名的乡愁外,广东已经成为了陌生的地方。
   “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每逢清明时节,这支在李宝沟繁衍生息的巫氏族人,无论天各一方,总会聚在青山深处,缅怀先辈祭奠祖先。
    今年的清明会,由巫功模、巫全模、巫少华、巫忠等牵头筹办,宴席地点仍然设在李宝沟的半山之腰,踩在七里香铺就的山道之上,仰望绵延起伏的大青山,无边无际的七里香深处曾是祖先们披荆斩棘、创业立足的地方。
    两百多年过去了,这里走出过秀才,走出过武魁、走出过郎中、走出过官员…,泛黄的族谱上记下了他们不朽的荣光。
     此次清明会,巫氏族人出现了罕见的五世同堂,宴席上年过9旬的长者,嗷嗷待哺的幼儿成为了巫氏族人中最为靓丽的风景线,从大柏树到李宝沟底,逶迤而来的山风裹挟着七里香的味道,这是一种熟悉而朴实的味道,尽管藏身于山峦之中,七里香依旧浓香如故,绽放如故,这不正是巫氏族人的品质么?
    猛然间,想起了袁枚那首“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的诗句!
    是的“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这一群巫氏族人中有教育家巫银模,有女诗人巫英,有医生、有商人,他们不管在什么样的岗位上,都有着一股“顶天立地平阳巫”的气质,这是巫氏族人骨子里的气质。
     注:据1995年版《简阳县志》1919至1927年团区表记载,武庙名安武保,俗呼乌猫沟。
2.jpg



回复
分享到:

举报

     
发表于 2018-4-8 09:31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人的家族概念。
发表于 2018-4-8 14:48 | 显示全部楼层
寻根祭祖,感受家族之渊源,体会家族之灵魂!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用户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