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查看: 1467|回复: 0

[散文随笔] 陪伴是最为长情的告白——我与资阳日报。资阳网的故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6 16: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九曲河的春天里,邂逅资阳网
烫一壶酒,微熏三月的温润,依偎在如画的九曲河畔,捧读散发墨香的资阳日报,一串串长长短短的句子,经过岁月的流光溢彩,从撑着花伞的人群飘然而过,随着逶迤而至的江南烟雨悄然而逝。
      资邑古地,怡然之乡,回忆是岁月最为完美的注脚,当1998年的一米阳光破空而来,停歇在2018年的光影里不忍离去的时候,年轻的《资阳时报》早已蝶变成为光彩夺目的《资阳日报》,在360万资阳人的期盼与祝福声中,在临空经济强劲的号角声中,《资阳日报》与资阳网舒展强有力的臂膀,开始了不忘初心的展翅飞翔,为新时代筑梦再次扬帆启航。
      20年时光不朽,20年青春不老,20年初心不改,20年铸就丰碑,伴随着年轻地级市铿锵有力、波澜壮阔的发展步伐,昔日默默无闻的资阳日报业已响誉全川,饮誉天下。
      中川资阳,九曲入歌,当脚下这片拥有35000年灿烂文明的古邑沐浴在九曲晨晖之中,当厚重的城市名片包罗万象于资阳日报之上的时侯,一路走来,我与资阳日报、资阳网已经在九曲河的春天里邂逅了整整六年。
美丽邂逅
     春来如歌,鸟鸣似弦!记得六年前的春天,我蜗居在成都经天路一座破旧的玻纤瓦房子里,为了谋生,白天睡觉,晚上在九眼桥一个小酒吧上班。后半夜客人稀少,大部分的闲暇时间无所事事,闷得心慌的我干脆趴在服务台,用平板写一些诗歌、散文,苦于找不到编辑部的联系方式,我试着往一些原创文学网站投稿。
由于网络文学门槛较低,一来二去,我把自己20多年积累下来文字都一股脑发了出去。无心插柳之举终获收获,有几篇文章被中央广播电台选中在黄金时段播出,接着又有几篇文章在外地获了奖,一年后竟然成为了网红,沾沾自喜之余,心中未免有些莫名的失落,究竟是为什么失落,一时又说不清楚。
家乡始终在不远的前方,与成都仅有咫尺之隔,尽管可以遥遥相对,但迫于生计却始终不能得见。
抑或是徜徉在文字的世界里陷得太深;抑或是心中始终有一个不死的文学梦;抑或是习惯了难以名状的乡愁,闲暇时,我总会想念那一方熟悉的山水,于是,开始在百度里不厌其烦的搜索“资阳”。
也许是机缘巧合,我一下就搜到了资阳日报旗下的资阳网,这是一家以以发布新闻、提供信息为主并提供其他综合网络服务的门户网站。
在成都,阅读纸质版资阳日报是件极其困难的事情,自从与资阳网邂逅之后,我顿生他乡遇故知的感觉。
一下班,我就顾不得上夜班的疲惫,困守在15平米的玻纤瓦房子里,忍受着近30度的高温的烘烤。
蜷着身子,趴在床上,仅凭一台风扇,一台老旧的笔记本电脑,在断断续续的网络连接中,与资阳网零距离接触。
看新闻、读诗歌,品味乡土气息浓郁的散文,即兴写一些随心所欲的文字,尽管满头大汗,却热并快乐着,乐此不彼的关注着家乡。
不得不说资阳网文艺沙龙是一个很好的原创平台,透过那些镶嵌着故乡山水的图文,我听到了“川剧高腔”的悠扬,感受到了“三贤故里”厚重的历史文化,触摸到了“九曲河”千古流淌的脉搏,闻到了柠檬的幽香,目睹了安岳佛雕的精髓……
文字是无声的语言,是凝滞的情感,既可以穿越秦时明月汉时关,又可以穿越田园阡陌,在一段段平静的文字下面,汹涌着一波又一波的乡愁。
也就是在这一段时间,我写下了那句“青春不堪百度”的名句,在波澜不惊的日子里,我与生于斯、长于斯的文化前辈们在这里不期而遇,梁才、唐俊高、孟基林、杜先福、陈水章、蒋向东、阡陌红尘……,一个又一个如雷贯耳的名字,从我眉宇间划过,一行行透彻心扉的文字在心底叮咚流淌。
或许是突然间的顿悟,或许是瞬间的释然,我感受到了家与国编织的乡愁,切身体会到来自前辈们的鼓励与呵护,我把那些描写风花雪月的文字付之一炬,一头扎进了山与水凝结成的梦里水乡里。
不久,一篇名为《夜雨资阳,与我们一起歌唱》的散文在资阳网新鲜出炉,受到梁才老师的鼎力推荐,入选了当月的《资阳人》杂志。拿到样刊和稿酬,我像孩子一样激动了很久,这是我在资阳拿到的第一笔稿酬,资阳网帮助我圆了一个的梦想。
春天,枯草悄然萌芽,一次邂逅就是一次成长的新起点,从此我依托资阳网文艺沙龙这个平台,开始了乡土题材作品的分力笔耕。
告别成都,我在资阳实现了人生的梦想
2015年3月,我在资阳网发表了原创诗歌《我的农村爹娘》,让人意想不到的是中央广播电台也在同月全文播出了这首诗。
收到这个好消息,几个文友聚在蜗居里,一人一瓶啤酒大口的喝了起来,喜欢文字的人大多是清贫的人,几个臭味相同的年轻人竟然靠着一小包咸干花生喝光了两件啤酒。
意犹未尽之时,接到了资阳日报曹老师打来的电话,他约我在某个时间段到九曲河畔喝茶,想和我畅聊诗歌《我的农村爹娘》的创作过程。我的心砰砰直跳,这是我人生当中第一次面对记者访问。
正在犹豫不决的时候,又收到食品药监局发来征文领奖的通知,尽管囊中羞涩,我还是不想错过这次领奖露脸的机会,于是,在资阳网网友冷林熙的资助下,我动身来到了资阳,临行时,我突然想到了路遥赴北京领奖时,说出的那一句话国骂“××文学”
不过,我不会诅咒文学的,也不会去抱怨生活,正如冷林熙先生所说的那样,总是抱怨生活的人终究会被生活所抱怨。我曾经是为一口饭混迹于夜场的人,之所以突然停歇下来,下决心写一些与故乡有关的文字,那是因为对生于兹、念于兹的这片土地有着深深的眷恋。从成都到资阳,又从资阳到成都,当我的那首小诗被资阳日报誉为可以比肩《时间都去哪儿了》的时候,我有些激动,似乎连文字也沾染上了尘世的杂念。
是的,资阳网燃烧起我的梦想,而我的文字也开始细腻起来。不识人间烟火的文字只是墨客骚人用来把玩的文字,我蜗居于成都,却对家乡的山水如数家珍,我用那台老掉牙的笔记本敲打出了一堆笨重而真挚的文字,通过资阳网的平台,把自己的所思所感传向了远方。
这一年,我写的《临江寺豆瓣散记》成为了成渝高铁的读物,这一年,我写的《资阳才是看得见的天堂》夺得了“最美资阳”图文类一等奖,这一年,我的网络点击率达200万次,这一年,我离成都更远,离资阳更近。
苦心人天不负,在2015年5月,我的努力得到了资阳某企业的赏识,经过层层筛选,终于成为了该公司的一名员工,从此,我告别了九眼桥夜场的生活,拿起了笔杆子,开始了人生的另外一场写作。
晨炊九曲峰峦翠,
暮日渔舟泊水村。
问道三贤墨池笔,
一壶浊酒两昆仑。
陪伴是最为长情的告白,回首与资阳日报、资阳网的过往点滴,忽如一卷半开半合的诗篇徐徐展开,在幂幂之中,结下了不解之缘。
一场邂逅改变了我的人生方向,一次亲密接触留住了我漂泊的匆匆脚步。在九曲河的春天里邂逅资阳网,网出精彩人生!

回复
分享到: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用户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